::: home新聞動態國際類

科學基礎減量目標倡議針對企業零碳排目標,推動全球第一個標準流程

2020.12.04 自願性標準/標章
科學基礎減量目標倡議(Science-Based Targets Initiative, SBTi)針對企業淨零排放目標,將逐步推出全球第一個標準流程,以確保企業將目標化為行動,在 2050 年前達到世界淨零排放。該倡議在日前發行的一份報告中詳細說明淨零排放相關的概念,是接下來發展一套特定的準則、指引和流程的重要基礎。該報告經過與科學專家、企業、財金領域等各利害關係人縝密的諮詢,並有三項重點結論:

1. 氣候科學須知會企業淨零策略,確保目標有化為行動。
2. 企業的淨零排放必須達到兩個條件(除碳化與剩餘排放中和)才算以科學為基礎。
3. 企業可以選擇用抵減(Offset)的方式來完成淨零排放的過渡,但仍須致力於減少排放。

報告重點
  1. 科學界已清楚表示在2050年前達淨零排放的重要性。以將全球暖化控制在1.5內。
  2. 淨零排放全球意識上升,愈來愈多的企業承諾排放目標。
  3. 目前亟需一個共識:對於企業,何謂「淨零」以及如何達到。
  4. SBTi已將氣候變遷轉譯/轉化為一個可評估的框架,約有1000企業參與,現正發展一個關於淨零排放目標的框架,以幫助企業排放目標的制定和評估。
  5. 本報告旨在提供初步的概念基礎,未來將會被轉化為特定的準則、指引和流程。

背景脈絡

  1. 政府間氣候變遷小組(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IPCC)已明確指出,為了限制全球暖化在1.5內,世界必須在2030年前將溫室氣體排放量減半,並在2050年前達到淨零排放。
  2. IPCC定義「淨零(net-zero)」為一個時刻,是在一特定期間內,當人為溫室氣體的排放量(emissions)被人為的移除量(removals)完全抵銷時,即達到淨零。
  3. 目前全球有四分之一的二氧化碳排放和一半以上的經濟活動擁有相關淨零承諾。
  4. 企業達成淨零排放的方式不一致,使評估這些企業目標對全球淨零目標的貢獻不易。主要有三面向不同:(1)所計算的排放來源與活動範圍 (2)時間軸 (3)企業的達標方法。
  5. 常見的企業淨零策略有三種:(1)消除價值鏈中的排放源 (2)將二氧化碳從大氣中移除 (3)補償價值鏈中的排放,如投資公司外部的減排。
  6. 利害關係人需要一個淨零目標的共識,來達成全球氣候及永續目標。
主要發現
  1. 大規模的負排放科技部署受制於許多不確定性與限制,包含潛在的環境反效果與其他永續發展目標的讓步(trade-offs),故本文分析的暖化減輕途徑為有限度的仰賴大規模去碳化。
  2. 在企業層級達到淨零排放意謂兩種情況:(1)減少價值鏈的排放並和全球暖化控制路徑一致,或是(2)透過永久移除大氣中等量的二氧化碳來抵銷無法移除的「剩餘排放(residual emissions)」的影響。
  3. 不同的技術與經濟可行性決定不同程度的排放減少額:(1)有些排放源在2050年前可完全消除,例如去森林化和能源生產 (2)有些則去碳化得很緩慢,例如工業程序的二氧化碳排放 (3)有些則無法避免,例如農業溫室氣體的排放。企業被期待在設定科學基礎淨零目標時,達到與全球暖化控制1.5內路徑一致的程度,並盡可能不「超越限度(overshoot)」。
  4. 剩餘排放量意指在2050年前因技術、經濟限制而無法被消除的排放量,有些甚至在2100年前也無法被消除。不同活動與產業在不同時間點的剩餘排放會以符合1.5 暖化減輕路徑為基礎來決定。
  5. 「抵減(Offset)」排放,在本報告中區分為兩種:(1)價值鏈之外的補償(Compensation)  (2)價值鏈之內或之外的抵銷(Neutralisation)。而抵減在科學基礎淨零策略中有兩個角色:(1)在達標前過渡期可以選用補償或抵銷 (2)在達淨零後則是抵銷價值鏈中的剩餘排放。但減少價值鏈中的排放量仍是最重要的。
  6. 大氣中的溫室氣體除了來自能源、工業和農業,也來自土壤和陸域生態系的碳流失。IPCC指出有13%的人為排放來自去森林化(deforestation)和土地使用(land-use),此類溫室氣體的產生不只增加總排放量,同時也削弱了大自然補碳的能力。而以自然為基礎的氣候解決辦法,在企業設定科學基礎淨零策略時可以扮演三種角色:(1)減量計畫的一部分,必須目標在2030年前消除供應鏈造成的去森林化 (2)補償機制的一種,強烈建議企業優先採用也對現有的自然carbon stocks有保存或增強的措施 (3)抵銷措施的一種,可以訴諸以自然為基礎的碳封存,對自然生態系統(ecosystem)有貢獻的較佳。應避免可能造成額外土地使用壓力的措施。價值鏈的減排仍是最重要的。
  7. 淨零排放目標和溫室氣體排放目標的差異在於:淨零目標不只在減排速度與全球1.5暖化控制程度一致,另外還處理了尚未被減少的排放和仍無法被去除的排放。

十個初步建議

  1. 邊界範圍(Boundary):企業應納入價值鏈中所有溫室氣體排放的物質來源。
  2. 透明度(Transparency):清楚說明目標邊界、時間軸、抵銷量與過渡期的目標等。
  3. 減少額(Abatement):與全球1.5暖化控制程度一致,可以用補償與抵銷,但不可取代價值鏈減排的重要性。
  4. 時間軸(Timeframe)2050年前達到目標,鼓勵提早達到但不可用降低減少額的程度來達到。
  5. 可說明性(Accountability):長期目標應由過渡期目標達來成,並與企業的計畫與投資周期一致。
  6. 抵銷(Neutralization):有效的抵銷方式為長期的移除或儲存大氣中的溫室氣體。
  7. 補償(Compensation):在達成排放與移除的平衡之外,企業須考慮在過渡期間為無法減少的排放量作補償。
  8. 暖化減輕層級(Mitigation hierarchy):有次序的減少價值鏈中排放的來源。
  9. 環境和社會的保護(Environmental and Social Safeguards):暖化減輕策略須堅持社會與環境原則。
  10. 堅實(Robustness):補償與抵銷措施需確保外加性、可測性、處理洩漏和避免重複計算。

未來計畫
建立企業淨零排放目標的準則、驗證協議和詳細的指引。為了下一階段的工作,目前需要更多的研究和諮詢來處理如下問題:
  1. 了解適合不同產業的剩餘排放量
  2. 中期目標的設定
  3. 有效的抵銷(Neutralization)機制有哪些關鍵考量
  4. 有效的補償(Compensation)機制有哪些關鍵考量
  5. 企業主張已達淨零碳排所需要符合的條件
相關連結